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值得纪念的第一次
值得纪念的第一次

值得纪念的第一次

雅琪和小仪是在饥肠辘辘中醒来,可是直到日常的排尿训练结束她们才得到几块狗食。当她们得知要被分开的时候,两个女孩痛苦极了,仿佛生离死别. 她们虽然已经不再是朋友了,但是患难的遭遇又使得彼此依赖。少言牵着小仪推开一扇门,房间的墙上有一面大玻璃,小仪看到一个年轻人正无聊的东张西望,还向他们望过来。不,小仪向后退着,铁链被她挣的哗哗作响。「你认识他?」少言明知故问。「求求你,不要让他见到我。」小仪抱着少言的裤管哀求到。「他是谁呀。」小仪无语。「原来是看到陌生人怕丑了,不怕。」少言拿了个塞口球,堵住她的嘴巴,在脑后锁住。将她推到一面镜子前,「看,这样够漂亮吧」。小仪的脸被口塞撑的有些变形。小仪不停地摇头。心里哭喊着,「他怎么来了。啊,不要,不要让他看到我这付丑样子。」原来这个年轻人就是小仪的男友李刚。少言不管小仪的悲鸣,拖着口水横流的小仪,进了隔壁房间。「呜!呜!」小仪呜咽着。「好美呀」李刚啧啧赞叹。修长的美腿如今只配跪在地上,每爬一步,小巧结实的臀部就左摇右摆,两个坚实的小奶子也跟着微微颤动。少言将小仪拖进来,丢到床上。「躺下。」小仪的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,另一只手盖在小穴上。
  「把搔穴掰开。」小仪听了拼命摇头。少言在小仪的耳旁轻声说,「那我把口塞拿出来了。」小仪一听头摇的更厉害了。少言做式要去取口塞,小仪满脸是泪,用双手打开自己的嫩嫩的肉洞。不知为什么腔内一紧,又流出许多淫水。李刚站在少言身旁,故意低头望向小仪的脸,「她长的好象我的女朋友呀。」「是吗,说不定就是你的女朋友。」少言拍了拍小仪的奶子。小仪呜咽着。「怎么会,我女朋友老爸是公安局长。她手都不给我拉一下,怎么可能这么不要脸。」说着李刚伸手在小仪的肉洞上揪起一片阴唇,拉的高高地,猛地松手。被自己的男友这样羞辱着评论着,再想到从前高高在上的日子,小仪的眼泪和淫水源源不断的流着。「真是好色的身体呀。」李刚喃喃到。平时那么清高,仗着自己的爸爸是局长,对他象奴才一样呼来喝去。现在光溜溜地,露着两个奶子,象母狗一样撅着给人干,李刚想着,浑身的血液都向脑门涌来,下面也跟着硬了。「你小子还挺识货的,我也是费了好大力气弄到手的。自己没上呢,给你小子尝尝鲜。」小仪听到他们仿佛讨论货物一样地评论自己,心中一阵悲哀。原来李刚就是宋哲最初选择的医生,家境贫寒,父母下岗,急需钱。没想到他误将隐匿型阴茎当作包皮过长,做了包皮环切术。只好推荐自己的同学黄莺修补,还贴上女朋友和她的朋友雅琪才摆平这件事。不过他也捞到好处,就是给这个小搔货破处。少言则有他的打算。「看看这小嫩逼。」说着,拉开两片阴唇,露出鲜嫩的红肉。小仪拼命扭动躲闪着。李刚将头压的更低,「红红的,真美呀。」说着还伸出手指头,在洞口抚摩。小仪的脸涨的红红地,身上的肌肉紧张地颤抖着。被自己地男朋友在这样地境地当做妓女来摸,好难过呀。「怎么没毛呀?」「瘙痒难耐吧,自己拔了。」「这么浪。」「呜呜呜呜。」「她说什么?」「把我当你的女朋友用力的插吧。」少言揶揄道。「我连女朋友的胸都没见过呢。」「是吗。」少言抓住小仪的乳房,让她坐起来。「尝尝,不甜不要钱。」李刚凑过去,含住乳尖。「呜。」啊的声音在喉管里骨碌了半天变成呜咽。一阵酥麻的感觉从乳头扩散开来。「喜欢吗?喜欢可以送给你。」「呜呜呜。」小仪突然看到另一线希望,她以前怎么没有想到,也许李刚可以救她脱离苦海。小仪拼命地喊着' 快跟他要我呀。''我要跟你走。' ,可惜最后都化成呜咽。「我可不敢要,我女朋友可厉害了。」「呜呜呜呜呜呜呜。」小仪尽量清楚地说,' 我就是你女朋友,' 结果也是呜咽。
  「好好表现,说不定,李先生会包下你,你就不用受苦了。他可是医学院的高才生。」小仪放弃了无谓的挣扎,用可怜吧吧的眼睛望着李刚。「你不说女朋友失踪了吗?趁她不在用这个小东西败败火。」小仪的眼泪在眼圈里打着转,「带我回家,李刚。求你。」心中不断地哀求着。「那可不行,估计她去赌场了,回来还不扒我的皮呀。」小仪突然很后悔以前对他太霸道了。泪水再也忍不住,大颗大颗地往下落。李刚被这样的情景点燃了欲望的火。少言看差不多了,转身离开。
  全无惜香怜玉之心,李刚端着火烫的肉棍对准小仪粉嫩的肉洞,狠狠插了进去。
  虽然已经很湿了,毕竟还是处女。小仪的痛苦嚎叫从嗓子眼挤出,不过声音已经不是很大了。鲜血从下体慢慢渗出。这是他们俩值得纪念的第一次,李刚只感到火热湿润的肉洞紧裹着他的鸡吧,太刺激了,太刺激了,李刚狂叫着,就射了。
  「妈的。」李刚不由咒駡到。从小仪的身上爬起来,垂头丧气地看着自己渐软的小弟弟,一丝恐惧掠过心头,无数的医学名词朝他飞来,早泻,阳痿。不,我只是太紧张了。冷静,冷静,他不断地拨弄着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小弟弟始终垂着头。气急败坏从靠墙的柜子里拎出皮鞭,李刚没轻没重地打在小仪的胸上。
  小仪栗色健美的身体不停地在床上翻滚着。隔壁的少言看了摇了摇头。打了一会,李刚发现自己又硬了,恍然大悟,原来要这样呀。李刚再次掰开小仪的大腿,这回他不再心急,将肉棒缓缓插入,太美妙了,好象重新回到了母亲的子宫。肉洞里的肉从四面八方挤压着他的大棒子。他将双手放在小仪的两个结实的奶子上,用力的揉着。小仪的尖叫也慢慢被呻吟代替。世上的事真实说不清。李刚说是小仪的男友,其实跟她的佣人差不多。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他,更不要说给他第一次了。但是,现在她却象妓女一样被李刚侮辱着,她的自由还寄托在李刚的身上。由於刚刚射过精,这一次李刚坚持了很久。在窄小的肉洞里左突右冲,心中突然升起一鼓跃马横川般的豪情。小仪也感到从未有过的充实,随着李刚的抽插,小仪的腹部有种痒痒的感觉,身体里的力量和意识慢慢抽离。她重重地喘息着,全身无力地躺在那里,任凭李刚为所欲为。渐渐地小仪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无论她怎么忍耐都不行,她不能出声,浑身剧烈地颤抖着,死握住李刚的手臂坚持。
  李刚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,只自顾自插着,突然一股滚烫的热流浇在他的龟头上,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刺激,他又射了。怎么回事,根本没有意识到小仪居然在阴道内喷出阴精,达到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高潮。李刚大怒,一味生气他的高潮来的太快了,使他无法再继续享用美丽的肉体。这样想着,他又拎起皮鞭抽了小仪一顿。小仪无法相信原来百依百顺的男朋友竟如此暴力,自己身陷魔窟本来还指望他救自己。可是现在┅┅,万念惧灰的小仪披散着长发,两眼发直地躺在床上。少言推门而入,李刚见了连忙提上裤子走出来。少言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,李刚有些不情愿地回到房间。抱起小仪,拨开乱发,温柔地说,「你真美,让我登上了天堂,我真想把你带回去。」小仪灰白的脸上一下又恢复了光彩。「你等我跟女朋友分手了,我带你回家好吗。」小仪拼命地点头,然后又拼命地摇头。
  她想说「我就是你的女朋友,现在就带我回家。求求你。」李刚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想再干一场,可惜没有体力了。只好站起来要走,小仪立刻从床上跳下,跪在地上,用脸在他的裤脚上蹭来蹭去,急的团团转。
  她拼命地用手去拉口塞,想将它摘掉,却只摸到一条铁链子。李刚蹲下拍了拍她的脸,「等着我啊。」有点遗憾地起身走出去,不知道是遗憾小仪变成这个样子,还是遗憾自己不能再干一炮。小仪无奈地看着李刚转出门不见了,悔恨地泪一滴滴流下,刚才为什么要害羞呢。要是没有口塞,李刚一定认得自己,也就不会被强奸了。看少言还挺重视他的,说不定还能将她带走。呜呜呜呜呜呜,我怎么这么蠢呀。「那么喜欢他,放心吧,他还会来的。」少言的话给了她希望,「对呀,下一次,下一次,他不是也说下一次带她走吗。」小仪打起精神,「我还有希望。」

  【完】